東涌炮台

Standard

一. 前言

香港位處交通要道,乃南中國海的重要交通樞紐,扼珠江虎門進出之路,往來閩浙之途,中外貿易船隻必經之地。香港沿岸多海島,人跡甚少,故易為盜窟。清初廣東沿海地帶海患嚴重,對香港地區海防構成很大的威脅。清初承前朝水陸聯防的海防系統,歷遷海事件,隨後陸續增強武備,增建炮台和寨城。東涌寨城乃香港境內兩大寨城之一,位於大嶼山東涌嶺皮村旁,大大增強香港地區西部防禦。

二. 明代海防概況

明代以前,香港防衛設施着重陸上防衛,未有設置師船汛營,定時巡哨沿海地域。這種消極防衛策略,易貽誤軍機,不能撲滅亂事於星光之間。明代中葉,葡萄牙人和海寇等相繼而來,沿海居民大受其擾。萬曆十四年(1586),廣東總兵領五參將,鎮南頭寨,下轄六汛,其中佛堂門、龍船灣、大澳三汛位於香港地區。萬曆十八年(1590)南頭寨又改設參將,水師巡哨區域由六汛地,增屯門、急水門、東涌、西涌、鵝公頭和九龍等多處。 

三. 清代遷海前的軍事防衛

順治十八年 (1661) 八月,清政府頒遷海令,波及地區廣至江南、浙江、福建和廣東四省。各省內遷十里至五十里不等,廣東為害最深。康熙元年 (1662年),遷海令正式實施,清兵盡把香港區內房屋拆毀,以絕居民回區之心,致使前代文物建築無存。康熙五年 (1666),新安縣裁撤,併入東莞縣。香港隸屬新安縣,自不能幸免,悉位於遷界內。遷海令期間,清廷為防居民冒死回區居住,設墩台守界。墩台分空心墩和實心墩,多建於險要高處,其以烽火或煙氣傳遞軍情的軍事建築。新安沿邊設墩台二十一座,實造十二座,餘者改作瞭望台。其中五座墩台位於香港境內,包括屯門墩台、九龍墩台、大埔頭墩台、麻雀嶺墩台和佛堂門原設墩台。若有居民私潛出界,即以烽火、號炮或燈號示警,鄰近駐軍即馳往圍剿。其時,香港形如廢墟,引來海寇盤踞,計有周玉、李榮、袁四都和蘇利之擾。例如:康熙三年八月,袁四都不守遷界令,匿潛香港新界地區瀝源,四出流劫。廣東提督楊遇明[1]命令其部屬終平定亂事。

四. 清代復界後的軍事防衛

廣東巡撫王來任遺疏力陳遷界之弊端,繼有兩廣總督周有德勘界,請求復界。康熙八年 (1669),清政府准許香港沿海居民復業,復置新安縣,重設官富巡檢司,建署於赤尾村。兩廣總督周有德在新安沿路設塘房,位於香港境內有坪輋、麻雀嶺和龍塘。另在各處險要之處設輞井營盤和水逕頭營盤,各安兵30名,以絕盜賊往來窺伺。康熙二十一年 (1682),台灣鄭氏投降,新安縣分東、西兩路設防,新安營駐有708名戰守兵。香港地區屬東路防區,設寨、墩台、汛營和塘房。鄭氏投降後,其部屬多淪為海盜,部分墩台改作汛,加強打擊海盜。

乾隆末年,廣東沿海常受越南叛黨和艇黨侵擾。嘉慶十年(1805),越南亂平,廣東東南艇盜流劫沿岸,時有流劫香港地區。兩廣總督百齡實施封鎖制度,不准沿岸居民「接濟」海盜。另方面施行離間計,加以利誘,終平定東南艇盜之亂。嘉慶十五年(1810),清廷加強香港地區防衛,大鵬營駐新安,治所在大鵬城,由提標水師左營統領。大鵬營下轄營汛九處,其中位於本區有九龍汛、大嶼山汛、紅香爐汛及東涌口汛。嘉慶十六年(1811),佛堂門炮台孤懸海外,島上無村落居民接濟,難以長久駐守。提督臣錢夢虎建議,在今址舊啟德機場建九龍炮台,安炮八門,內有營房十間。

五. 大嶼山防務

大嶼山的位置極具軍事價值,其臨珠江東岸海口,對香港地區的防衛有重要的作用。然而,其位置偏遠,常為盜賊所據。大嶼山古名大奚山。南宋慶元三年(1197),大嶼山發生傜亂,福州延祥寨摧鋒軍奉命剿滅。及後,為加強防備,遂留三百兵戍守香港地區。三年後,一分為二,分別駐守大奚山和官富,每季一調迄至宋亡。

  1. 大嶼山炮台

康熙五十六年(1717),有見於沿岸地區海盜問題日益嚴重,為加強海防實力,於是在香港境內建炮台兩座,分別是佛堂門炮台和雞翼角炮台。兩個炮台受大鵬水師營游擊節制。雞翼角炮台位於大嶼山西南端,故又稱大嶼山炮台。炮台呈長方形,,原建有二十間營房,置炮八門。嘉慶二十二年(1817)為防英人入侵之勢及海盜橫行,加建炮台,位置在大嶼山東涌口石獅山山麓,故名石獅炮台。原有炮台兩座,營房七間,火藥室一間。現近東涌碼頭旁有一廢棄古壘,疑為石獅炮台遺址。

清初炮台要塞多為位於視野廣闊地帶,憑居高臨下之勢,以便射擊。楊琳認為炮台的功能比戰船效用更大,「以高臨下,遇有賊船,開炮打擊,立成粉,一台之設,勝於兵船數十。一堡之兵,可當勁卒千餘,尚何奸徒不望生畏,敢於海面游奕哉!」[2]然而,據蕭師國健教授分析,其時炮台要塞「未顧及只集中點式防禦,無法有效控制重要地區及封鎖由海岸通向內陸交通要道。」[3]

  1. 東涌寨城

道光年間,英人東來,走私鴉片日盛。其時,部分艦艇停泊在大嶼山一帶。清廷新增大鵬右營,加強防衛沿海地區。大鵬右營主管為守備,由香山協前山營抽撥,另添設千總一員,把總一員,並從原大鵬營調撥把總一員,率四百八十二名士兵駐守。大鵬右營轄東涌口小炮台汛、大嶼山汛、大嶼山石筍炮台汛、青龍頭汛、長洲汛、青衣潭汛、坪洲子汛、深水埗汛、蒲苔汛、沙螺灣汛、大濠汛、急水門汛、梅窩汛及榕樹灣汛。為方便管理,道光十二年(1832),建「東涌所城」,又名「東涌寨城」,由嶺皮村何氏獻地,捐助七十兩建成。道光二十年(1840),英人威脅日大大鵬營升格為協,增兵六百八十三名。

2.1. 形制及軍備

東涌炮台面積五千六百平方尺,長約八十米,闊七十米。圍牆以花崗石建成,設有3個拱門。門開三門,北面為正門,主牆闊2米。陰刻石額為「拱辰」,右方題有「道光十二年歲次壬辰,兩廣總督部李鴻賓,巡撫廣東部院朱桂楨,水師提督軍門李增階,奏准籌款建造」,左有「道光十二年督造守備何駿龍」。何駿龍字澤雲,香山黃旗都人,後升至大鵬營參將。西門為「聯庚」,東面為「接秀」,南面靠山,三面牆闊各一米。

2.2. 東涌古炮 

據蕭師考證,北城樓上所置的六門大炮,皆非原置,由理民府特意購買舊炮,以作裝飾。其中,兩門因風雨侵蝕,字蹟難以辨認,無法得知來歷。餘下四門約在嘉慶至道光年間鑄造。清代炮身鑄有銘文,詳列火器製作日期、火器名稱、火器重量、製造機構、鑄造者、編號和裝藥裝彈量等。左牆垣第二炮刻有「嘉慶十四年八月吉日鑄造,靖字第八十號,一千斤砲一位,匠頭萬盛爐鑄造。」右牆垣第四炮則刻有「嘉慶十年五月造,重一千二百斤。」此兩門炮的鑄造年份正值百齡接任兩廣總督,其時海盜肆虐華南地區,尤以紅旗鄭一嫂部下張保仔最為猖狂。嘉慶十四年十月,張保仔率眾聚於大嶼山赤鱲角,萄軍和清廷水師聯合進攻,圍困張保仔於東涌灣,後終突圍而出。當局決意肅清海盜張保仔等,令沿海置械設防時間相合。

另外,右牆垣第一、二炮身刻有「重二千斤,欽命清將軍弈,參議大臣齊,太子少保總督都堂祈,兵部侍郎廣東巡撫部院梁,代理佛山同知劉,海豐縣承即補縣昌監造。道光二十一年十月吉日,砲匠李陳霍造。」其時,火炮由中央鑄造,或經中央授權地方自造。監察火炮的製造設有三位一體負責制,這包括有火器監造人、火器主造人和火器具體製造人。如有質素出現問題,可直接追究製造單位。此外,部份火炮身上更鑄有炮彈品種,如鐵彈、鉛彈或包鉛彈等。

六. 結論

香港島割讓後,大鵬右營扼廣州水道之前哨,東涌寨城的地位更形重要。咸豐十年 (1860),九龍半島割讓,分割了左、右兩營轄地,其後治所改在九龍寨城外,又將大鵬協右營各弁兵,分配駐守屯門及急水門兩岸要地,共駐六百四十一名士兵。光緒二十四年 (1899)英國租借新界,東涌位於界內,清廷被迫棄守。港英政府改變其軍事用途,先後用作華英學校、警署、東涌鄉事委員會辦事處和東涌公立學校。一九七九年評定為法定古蹟,並開放予社區參觀。

[1] 錢實甫編:《清代職官年表》第二冊,中華書局出版社,1980年出版,頁2439

[2] 《廣東海防匯覽》卷31《方略》20,《兩廣總督楊琳建沿海炮台序》

[3] 蕭國健:關城與炮台:明清兩代廣東海防,香港市政局出版,1997年出版,頁56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